• 袁泉《Short Stay》:重要的是袁泉,而非城市 - [乐之路]

    2009-08-20 | Tag:乐耳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iushuiji1987-logs/44678632.html

    专辑:袁泉 Short Stay

    语言:国语

    发行时间:2009年1月

    厂牌:大国文化

     

    袁泉的“ShortStay”概念让我想起袁惟仁的城市爱情故事系列,一样都是以城市为载体,但其实在音乐中并不一定具备某个城市独一无二的烙印。也许是在试图靠近,但其实说白了还是在为音乐制造噱头。

    这张最终成型的《ShortStay》是袁泉的第二张个人专辑,以旅行后回归的概念经历了台北、冲绳及北京三站,其构思不可谓不精致。当然这种文艺范儿十足的路线也非得姚谦才会拿捏得恰到火候,不过最重要的是,这一次的袁泉渐渐褪去了《孤独的花朵》时那还留有几分的娃娃般的僵硬,更多的是在体现出她自己本身的灵动与思索,而非姚谦的概念表达工具。

    如果非要拿城市说事儿,那么《ShortStay》里的歌曲显然不足以支撑起整个内涵。之前推出的“台北”、“冲绳”分别改编了当地的民谣,还算是比较靠谱的,而这一次的“北京”则有点力不从心,首先是点题之作的《北京long stay》,整个儿居然是台湾制造,姚谦作词江美琪谱曲。虽然姚谦很努力地在歌词里加入了朝阳公园、南锣鼓巷、三眼井五颗松七贤村九仙庙等等一堆代表地方特色的名词,但还是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奇怪感觉。其实如果不是非要那么刻意地强调城市概念,这首朗朗上口的歌曲可以说一点问题也没有。江美琪的曲子当然是不代表任何地方色彩的,编曲中也并没有加入任何北京专属的调调,不过袁泉的演唱却很传神,恰到好处地表达出了对这座并非她出生地,但却是她经历了重要成长阶段的北京城的那种“美好而琐碎”、“沉默又开怀”的感觉。

    《白》的前奏让人一下就想起了蔡健雅的《达尔文》,而且二者同样是内心独白式的作品,同样是从头到尾的吉他伴奏。《白》少了一些《达尔文》中云淡风轻的释然,更多的是哀愁感性的蔓延,“我学会坚强学会避让和容忍,也学会自己面对着寒冷,却终于发现微笑渐渐地陌生,一样的剧本我又扮演剧中人”,相信是众多都市男女为之共鸣的心声,而“只有街边昏睡的路灯,静静陪我等等每个等”,完善了从台北站一路延续下来的等待情绪。

    丁薇的《所谓》,没有写给赵薇的《树叶的崇拜》那么惊艳,整首歌的调子都比较平,袁泉的演绎也是有点放不开,这首歌本身的立意和旋律还是很不错的,丁薇的词也自有独到的思索在里面,但是跟《白》相比,有了那么一点矫情。

    其实光凭音乐本身,我们并不能发现袁泉的歌声跟城市有太多特色鲜明的联系,但是当在加入了袁泉在各个城市的影像记录,她用美好声音诠释的各种文艺气息十足的心情独白,还有一张张美不胜收的写真明信片之后,当专辑最终以一个整体呈现之时,我们就会觉得这一趟的旅程还是值得的。也许聆听这张专辑的真正重点,并不是借由她去认识每个城市的隐秘之处,而是经过每座城市里或短暂或长久的停留之后,那个歌唱着行走着的她。

    北京站给袁泉的“ShortStay”之旅划下句点,也宣告袁泉歌手身份的真正确立。《孤独的花朵》给了她一个美好的开始,《ShortStay》为她在音乐道路上探索着更多元的可能性。这样的袁泉,值得我们期待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